01

“今年大环境不好”已经成了老生常谈。

建筑设计院的前同事微信跟我聊,说最近接的项目少,自己学习成长了很多。但是在工作中因为不是项目负责人,能了解到的很少,深觉无用武之地,懂得越多,越发焦虑

读者朋友在后台给我留言,说自己在传统行业干了8年,行业在下行,内斗和低效加班却一点不少,有些厌倦。想去互联网公司寻求机会,却不知从何做起。而且会面临降薪,担心做不好又退不回去。

这两年,互联网公司们虽然也在一路高歌猛进粗放式发展之后,提高了准入门槛,并开始行业内洗牌的过程,但是相较传统行业,其活力和机遇,也是有目共睹的。

那么,30岁了,还要尝试降薪进入互联网行业吗?

02

1994年,中国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,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,成为中国互联网时代的起点。

经过20多年的高速发展,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工作、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截至2017年6月,中国网民规模达到7.51亿。

互联网上半场,靠的是人口红利。无论是搜索,电商,还是社交,都是让更多的人,能更快更准地找到与之相匹配的信息。

而下半场,人口红利已经不能作为互联网增长的主要驱动力。简单的信息匹配,在可想可见的领域,都已趋于饱和,竞争白热化,且不能更多地发挥互联网蕴藏的巨大能量。而技术变革、模式创新,让互联网得以在传统产业中做更深、更远的探索。

产业互联网方兴未艾。

在传统产业深耕的人,大多缺乏互联网思维。而一毕业就进入大众互联网领域发光发热的人,又很难真正理解产业的逻辑。

互联网下半场,传统产业,定需要大批有互联网思维的人。

03

30岁,当然不晚

所以,30岁进入互联网公司,也许并不是换赛道的问题,而是在原有的赛道,为自己投资升级新装备,进而弯道超车的故事。

有的人适合一门心思钻研一项技术一门手艺,践行工匠精神;有的人适合在核心竞争力之外,斜杠一下,打出差异化组合拳,反哺自己的竞争力,形成能力的复合增长。

没有对错,适合就好。早早做好自己的人生定位,并在实践中不断调整。

去年维密秀,奚梦瑶家门口的一摔可谓家喻户晓。奚梦瑶当天在后台发了一条给自己打气的微博,一众娱乐圈明星发声支持,第二天就转发十几万,点赞上百万。很多如我一样的吃瓜群众,人生中第一次点开视频看维密秀,也就是这一摔的功劳。

斜杠到影视圈、热衷于上综艺的奚梦瑶,虽然作为模特的专业性因为投入时间不足偏弱了些,但她为维密代言的任务,可是完成得可圈可点闪闪发光。

维密这场秀,投资回报率太高了!活脱脱免费上头条的“躺赢”。奚梦瑶今年这个免试,拿的不心虚。

职业生涯并不是如高考一样的独木桥,只有一条路可以竞争。及早认知自己,为自己的人生做战略规划,而不是仅仅用“战术上的勤奋”麻痹自己。

04

一份工作,老板看重的往往是你当下匹配这份工作的能力。

因此,我们在同一行业、同一职位的跳槽,往往追求的是更高的薪酬。因为老板录用你,是认可了你当下解决问题的能力。你去工作,是输出远远大于输入的,老板为你的输出付费。

而跨行业,或者换岗,我们当下的输出能力并不能匹配新的职位,需要学习的东西非常多。并且你用多少时间能学会、学会了是否能做好,老板心里都是没底的。因此降薪也比较常见。

阿里巴巴的前CEO卫哲,是不断变化职业赛道的典型代表,并达到了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高度。

他24岁在万国证券破格做到资产管理总部副经理;25岁降薪降职去普华永道潜心学习财务;30岁进入零售业巨头百安居,弥补自己执行力上的短板;36岁投奔阿里巴巴,被业界认为是“金牌经理人与新产业完美融合”。离开阿里后,41岁的他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。

卫哲在一次课上讲到过这些年的职业转换:“每一次都是降薪。”比如去普华永道工作,在他看来是去读带薪MBA。“读MBA还要花钱,在普华永道受到的培训比MBA还要好,而且它还付我工资!”

一份工作,付给我们的薪酬,是我们付出劳动得到的显性回报,也是我们通常最计较的部分。

而隐性的人脉积累、能力增长、认知提升,都是在为我们后面的人生做投资。选工作的时候,后者常常被我们忽略,其实更应该计较。